Blog

超级英雄拯救世界?先看超级英雄自救指南

《蜘蛛侠:平行宇宙》剧照

《海王》剧照

《大黄蜂》剧照

■《蜘蛛侠:平行宇宙》《海王》和《大黄蜂》都围绕着“成长”这个古老的主题。

然而,它们没有对“超级英雄”这个电影类型做出实质的更新,也没能实现“创造新世界”的体验,而是在“俗套”的范围里尝试有限的改良。

超级英雄电影要实现自救,还真是关隘重重

■本报记者柳青

当《蜘蛛侠:平行宇宙》从《犬之岛》《无敌破坏王2》《超人总动员2》的环绕中突围,获得2019年金球奖最佳动画长片时,在北美上映三周的《海王》票房持续“霸榜”,实现周末票房三连冠,而在北美票房平平的《大黄蜂》,在中国上映三天票房超过4亿元,这是中国市场近十年来一月档期进口影片的最好成绩。

2019年开年刷屏的三部电影,全是超级英雄片。

三部风格迥异的电影,唯一的共通处是在各自所属的系列里扮演了“拯救者”的角色。

《蜘蛛侠:平行宇宙》重建了观众对漫威漫画改编电影的信心,毕竟,在这部动画长片上映几个星期前,漫威最新一部《复仇者联盟4》的片花伤透了粉丝的心。

在《海王》出现前,DC漫画系列的超级英雄片如死水一潭,重启的超人和蝙蝠侠无力对抗对手漫威的“复仇者联盟”,被寄予厚望的神奇女侠显得孤苦无依。

《大黄蜂》更是《变形金刚》系列的触底反弹之作,回望2007年到2017年,五部《变形金刚》电影经历了票房和口碑的高开低走,到《变形金刚5》时,口碑探底,票房失利,以至于制片厂不得不腰斩这个系列……

三部电影,无论视听设计是时髦或复古,都是围绕着“成长”这个古老的主题。

《蜘蛛侠:平行宇宙》《海王》和《大黄蜂》,都没有对“超级英雄”这个电影类型做出实质的更新,它们中的任何一部都没能实现“创造新世界”的体验,而是在“俗套”的范围里尝试有限的改良。

电影里的超级英雄一定能跨过“成长”这道坎,拯救自己也拯救世界,而超级英雄电影要实现自救,还真是关隘重重。

《海王》:止于再现多部经典的“视觉前史”

过去的十年里,在超级英雄片这个战场上,DC漫画被老对手漫威打得没有还手之力,尤其在《复仇者联盟》系列铺开“漫威宇宙”之后,亦步亦趋的“DC宇宙”几乎是个笑话。

当导演温子仁接手《海王》时,这部电影成了DC漫画破釜沉舟的一场战役。

现在,《海王》在中国市场的票房逼近20亿元人民币,全球票房总计7。

5亿美元。

这张成绩单充分证明,“够嗨够爽”是当下好莱坞的时尚。

但好莱坞工业对叙事资源的调整,仍然能给主流电影业带来一些启发。

《海王》的故事线,是糅合亚瑟王传说、莎士比亚戏剧、“劈山救母”和“白蛇传”等东方神话,进行东西整合的文化混用,而这套“老得掉渣”的叙事基因竟然仍是有效的。

《海王》的这次实践说明,古老的叙事模型在当下娱乐产品市场中具有恒久的经济价值。

在简单幼稚的故事里,打造感官刺激的视听奇观——《海王》的亮点在于影片对“海底世界”的构建。

主创团队大量地借鉴了《阿凡达》《异形》《星球大战》和《指环王》等影片留下的“视觉前史”,借助珠玉在前的美学趣味,同时利用观众拥有的观影经验,导演温子仁在视听设计中把“类型”的元素铺排得很好,进而做到极致的呈现。

这就解释了为什么《海王》拿不到今年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提名,它甚至没进入十强。

以行业的标准衡量,《海王》是对既有视听资源的整理和重新排列组合,它远没有做到“影像再造一个世界”;然而市场认可的恰是此类有限的改良,因为大众在娱乐消费中并不渴望全然新鲜的陌生体验,而是创作者对模型进行微调和修正后的“差异体验”。

《大黄蜂》:用“外传”的方式曲线自救

从2007年到2017年,五部《变形金刚》电影演示了一个经典IP如何在观众中口碑崩塌。

《变形金刚5》上映时,是真正的车祸现场,从主流媒体的评论版到社交网站的评论区,都惨不忍睹。

在2007年的第一部《变形金刚》大电影出现前,“变形金刚”的粉丝大致分为两种。

一种是“硬核”热爱者,动漫观众里的“极客”,他们看过所有的老动画,收集孩之宝出过的各种版本的玩具,了解官方的“变形金刚编年史”,对民间的“变形金刚野史”更是如数家珍。

另一种是为少年情怀埋单,这类观众看着1980年代初的动画长大,擎天柱和大黄蜂成为一段珍藏的童年往事。

这两类粉丝,对2007年的《变形金刚》其实是不屑的。

那部电影以及整个系列最大的意义,是完成了粉丝的迭代,而2017年《变形金刚5》黯淡收场,作为一个电影系列,它烂尾了,但是它用十年时间制造了新一代的“变形金刚”受众,在这群人的心里,这个名词和豪车、视效大片以及狂飙的高科技新闻联系在一起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变形金刚大黄蜂海王蜘蛛侠超级英雄

Previous吕正操追悼会搭档变师徒周洋王濛再创奇迹?